七剑十三侠第九十回:轻骑飞来叛王受缚,诸城克复元帅班师

2024-02-20 19 0

《七剑十三侠》,一名《七子十三生》,清朝文学家唐芸洲所作的侠义小说,是晚清侠义小说的代表作品,在当时即被誉为“诚集历来剑侠之大观,稗官之翘楚”,开创了新式武侠的先河。

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此书分三集陆续刊行,各六十回,共一百八十回。

初集六十回刊于光绪二十二年(1896)。

讲述明正德年间扬州人徐鸣皋巧遇“七子”之一的海鸥子,拜海鸥子为师习学剑艺,得海鸥子真传;后行侠仗聚义,与徐庆、一枝梅、罗季芳等十二人义结金兰,屡惩恶徒而被以宁王为首的官府通缉;终得“七子十三生”的帮助,追随朝廷大员杨一清、王守仁,征剿叛王朱寘鐇、朱宸濠,终于平定叛乱,建立功业。

  第九十回 轻骑飞来叛王受缚 诸城克复元帅班师  话说小军通报进去,不一刻出来,望周昂说道:“仇将军现方偃息在床,不能远迎。

既是将军奉了王爷之命,有机密事面议,便请将军进去面谈。

”  周昂闻说,即昂然直入。

到了后帐,有小军传报,周昂进里面坐下。

但见仇钺身裹棉被,蒙头而卧,周昂便近前问道:“仇将军别来许久了,王爷闻得将军欠安,实是放心不下,使某特地前来问视。

不识将军近时如何,可稍愈否?”仇钺听问,慢慢的将头伸出,低声说道:“恕某抱命在身,未曾远迓,抱罪之至。

某自前日中途感冒,日来愈觉沉重,但觉心神烦扰,日夜不安,究竟不识是何病症,还请将军于王爷前代为告罪。

某一经稍愈,即便驰往谢罪请安。

推近日两军胜负情形,前日匆匆不曾细问,还望将军备细言之。

”周昂见问,当下答道:“便是王爷,也为此事特遣某亲来问计。

”因将以上大败情形,说了一遍,复又说道:“似此全军覆没,王爷急思报复,一洒前耻。

但现在既无良将,又乏津兵,则报复前仇,惟在将军掌握之上,不识将军当以何策破之?愿即赐教,以便覆命。

”仇钠闻言,因即长叹,说道:“大事去矣,为之奈何?”说了这两句话,便自长叹不已。

周昂方欲再问,只见帐后伏兵猝然齐出,各执利刃,直扑周昂杀到。

周昂还欲拒敌,已来不及,登时被乱刀砍死。

  此时仇钺早已下床,见周昂已死,即刻命人备马。

当有小军将马牵过,仇钺即拨了五百名津锐,各执短刀,飞身上马,手持一杆烂银枪,直望——大帐风卷而来。

  一会子到玉泉营,也不通报,带着五百名津锐,一马当先,飞驰入帐,大叫:“逆王何在,快快出来受缚!”一言未毕,那五百名津锐呐一声喊,团团将一座后帐围绕起来。

仇钺跳下马,弃了手中枪,拨出腰间所佩宝剑,直入内帐搜寻。

此时——疑惑敌军寻来,已是吓得魂不附体,在那里乱抖;一见仇钺进来,又疑惑他前来保护,当下便大声喊道:“仇将军速来保孤性命!”仇钺闻言,暗暗骂道:“好逆贼,死在头上,尚自作梦耶!”也就应声答道:“来也。

”说着飞身进前,一伸手便将——擒了过来,望地下一掷,喝令小军:“将这逆贼绑了!”小军答应,那敢怠慢,立刻上前绑好——  见如此光景,向着仇钺哀哀说道:“将军何故如此?孤不曾薄待于汝,何至恩将仇报耶?”仇钺道:“你虽不曾薄待于我,我也曾历劝你来。

争奈你不听良言,但思谋叛。

朝廷又何曾薄待于汝?身为藩邸,世受国恩,不思体国公忠,反自图谋不轨。

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。

尔尚有何言,敢自强辩耶?”——听罢,只得长叹一声,道:“罢了罢了,吾不料今日为汝所算,抑亦自取之咎也。

”说罢也就闭目不语。

  仇钺当下见——已经捉住,复到帐外大声喝道:“尔等各军听者:逆王今已被获,尔等谁无父母,谁无妻子,若及早归降,尚可免尔等一死。

情愿从军者,归入本将军部下,听候调遣,为朝廷忠义之兵;其有不愿从军者。

准其各回原籍,仍为良民。

倘再执迷不悟,本将军剑下是断不容情的。

”话犹未毕,只见那些败残的兵卒一齐跪下,大声说道:“蒙将军大思,赐我等不死,皆情愿归入部下,听候调遣,永远不敢或生异心。

”仇钺见各军情愿归降,也就好言安抚了一遍,喝令退下。

各军欢声雷动,齐立起来。

  仇钺正要命小军将——抬往军中,忽见李智诚膝行而来,走到面前,也求仇钺收入部下。

仇钺闻言,哈哈大笑道:“送王如此,皆足下之功也。

某不才,不敢越分以留足下,且无卑礼厚币以礼足下。

今既荷蒙不弃,某无他物以隆报施,惟有这所佩宝剑可以奉赠,聊当琼瑶。

”李智诚闻言,知已不妙,仍自哀求说;“将军幸免一死,某当结草街环,以报大德。

”仇钺连听也不听,即掣出佩剑,挥为两段——在旁,睁开两眼一看,只吓得昏晕过去。

仇钺即命人将李智诚掩埋起来,又命将合营所有的粮草军械,均查点清楚,装载已毕,一同——押运入城。

  不一刻已到城下,仇钺骑在马上,高声喊道;“烦守城将军到元帅前通报一声,就说游击仇钺已将逆藩——擒获,并所有粮草器械,一齐亲自押运,前来献纳,即望开城。

”守城将士闻说,便在城上望外一看,果见绑缚着一人,后面还有许多车辆,百十名小军在那里押运。

守城官看毕,当在城上望下说道:“仇将军请稍待,即便去禀元帅便了。

”仇钺答应,在城外等候。

守城官即刻飞跑下城,去大帐禀报。

杨元帅闻得仇钺已将——擒获,押解前来,好不欢喜,当即传齐众将,并约同张永,一齐迎出城外来。

  到了城外,杨元帅即笑声说道:“仇将军请了。

”仇钺见杨元帅率领众将亲自迎出,赶即跳下马来,躬身谢道:“末将何德何能,敢劳元帅台驾,使末将罪无可逭了。

”杨元帅道:“小将军讨贼之功,便是朝廷尚嘉其绩,况某同为朝廷之臣,敢不敬恭将事?椎未能远迓,尚觉抱歉耳。

”说着,即与仇钺并马入城。

  到了大帐,杨元帅邀入,又令仇钺与张永相见,暨与众将招呼已毕,便分宾主坐定。

张永即向仇钺说道:“将军讨贼勤王,上分宵旰之忧,下救生灵之苦,某等实深感佩。

俟回朝之日,当再于圣上前保奏便了。

”仇钺道;“岂敢岂敢。

为臣当忠,为子当孝,此皆分内之事。

荷蒙谬奖,实深汗颜。

”张永又谦逊了一回。

仇钺又道:“今者叛王已获,应如何处治之处,还请元帅定夺。

”杨元帅道;“既已押解到营,在某之意,似应押解到京,听候圣上作主,究竟名正言顺。

不识老公公之意以为如何?”张永道:“元帅之言,甚是光明正大,即如尊意便了。

”  杨元帅即命将——推解进来。

杨元帅问了他一遍道:“你到此有何话讲?不思上报朝廷厚恩,反要潜谋不轨,今已被捉,尚复何尤,本帅看你有何面目去见圣上?”——便骂道:“老匹夫,孤自造反,于你何干?今虽遭擒,亦不过误中诡计,此孤之不幸尔,何得引为己功么?无耻匹夫,可耻孰甚!”张永在旁大怒,便要来打。

杨元帅道:“老公公何必为这野蛮作恼,他不过无话可说,借此解嘲耳。

”张永怒犹未息,杨元帅即命众将将他打入囚车监禁,严加看守,听候押解进京。

当下众将答应一声,即刻将——拖到后帐,打入囚车去了。

这里仇钺又将所得器械粮草,一一献上,交纳清楚,杨元帅命军政官收入。

当日又大排筵宴,犒赏三军,并留仇钺在帐宴饮,俱各尽欢而散。

当晚杨元帅即飞折进京报捷。

  次日,杨元帅与张永又去仇钺营中劳军,仇钺便留元帅、张永在营筵宴。

席间,元帅便谈及阶州各府县尚未平定,仇钺道:“此不消元帅费心,末将已筹之熟矣.阶州守将武方肃与末将有素,但须末将一纸草书,备言利害,彼必望风来降。

阶州一定,其余各属自不战而定矣。

”元帅大喜,即命仇钺作书,差人投往。

筵宴已毕,元帅、张永仍回兰州,坐待各处消息。

  不过半月,各路皆定,驰书来降。

杨元帅一面传令仇钺,仍回安化镇守,一面传令各营,准备三日后班师。

复又写了表章,具奏各路皆平,并报班师日期。

却好巩昌府已奉旨派有人去,徐鸣皋也即卸事,驰抵兰州。

大家接着,甚是欢喜。

到了第三日,杨元帅即命拔队起程。

一枝梅与徐庆二人,押着——的囚车,随着大队。

只听三声炮响,元帅班师。

出得城来,一路上浩浩荡荡,直望京城而去,真是鞭敲金镫响,人唱凯歌还。

毕竟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相关文章

《四圣心源》:卷六·杂病解中·奔豚根原 全文
七剑十三侠第八十九回:上密书元帅得消息,托疾病游击设奇谋
七剑十三侠第七十六回:郭汝曾议守宁远县,徐鸣皋伏兵土耳墩
《四圣心源》:卷七·杂病解下·中风根原 全文
七剑十三侠第八十八回:杨元帅误困兰州,徐指挥踏翻贼寨
《四圣心源》:卷六·杂病解中·痢疾根原 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