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桌上韩复榘给张宗昌让座,张随口说了一番话,几天后被韩谋杀

2023-04-13 127 0

俗话说得好,祸从口出。

就像三国时期的政治家孔融,就因为自己经常口出狂言,得罪了素有枭雄之称的曹操,最终惹祸上身,从而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。

因此,讲话的时候如果不经过大脑,有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嘴,就有可能会惹火上身,给自己以及家人带来灭顶之灾。

除了孔融,另一个比较经典的说话不考虑后果,最终让自己白白丢掉性命的例子就是民国时期的张宗昌。

一次聚会上,张宗昌无意间占了韩复榘的位置,韩复榘让张宗昌让座,张随口说了一句话,没想到就是这句话让他在之后不久,就被韩复榘秘密谋杀,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那么张宗昌在酒桌上到底给韩复榘说了什么话,能够惹得韩复榘不顾同僚之情,也要密谋除掉自己的这位义弟呢?

童年张宗昌

民国时期的军阀,与言情小说里那些大权在握、聪慧果断、爱民如子的英雄男主不同,他们留给大家的多是一些不好的形象,例如荒淫无度、残暴好色、吃喝嫖赌等等。

在当时的普通百姓眼里,军阀简直就是坏人的代名词。

如果说军阀可以等于坏人,那么今天要说的张宗昌就是军阀中的军阀。

别的军阀可能只有一两样缺点在身上,但是张宗昌的身上却是集齐了所有军阀的缺点和恶习。

其他军阀有的恶习他有,其他军阀没有的恶习他也有,说他恶贯满盈也不为过。

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名副其实的坏人,却一度是山东的太上皇,在山东担任过数年的联军总司令。

然而孔子曾经说过人之初,性本善,没有一个人从出生就是坏种,张宗昌当然也不例外。

他后来成为恶贯满盈的“狗肉将军”,这与他的童年经历离不开关系。

张宗昌是土生土长的山东人,于1881年出生在山东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。

在他七八岁时,就失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,随后被母亲带着一起去街上成为了无家可归的乞丐。

在他们乞讨时,碰到了同村的光棍贾某,贾某给了张宗昌母亲一碗粥,就将这个女人带回了自己的家里。

母亲改嫁后,张宗昌也跟着一同来了贾某家。

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是贾某没有自己的孩子,一直都将张宗昌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。

这时候的小张宗昌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孩子,对于继父对待自己的好,也是默默的记在了心里,父子之间相处得就跟亲生父子一样。

虽然父子之间的感情很好,但是他们还面临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:没有钱。

在娶到张宗昌的母亲之前,贾某就因为家里一贫如洗打了很多年的光棍,如今结了婚,家里就连老鼠都没有办法生存下去。

全家人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,两个大人整天为了生计愁眉苦脸,这些都被张宗昌看在眼里。

为了家里能够活下去,小小的张宗昌主动去给富人家干活。

他去酒店当过伙计,去地主家里当过放牛郎,也去走街串巷的卖过一些小零食。

童年这段经历,虽然让张宗昌吃尽了苦头,坚持不下去时,他就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,只要扛住了以后就能出人头地,带自己的父母过上好日子。

有失必有得,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,让张宗昌的嘴巴变得能说会道起来。

但是光靠嘴巴会说,也过不上自己想要的日子,张宗昌的心里一直在等待一个能够展现自己的机会。

机会很快就来到了他的眼前。

当时,西方列强打着传教的名义,大批传教士涌入中国。

然而这些人来到中国后不仅没有好好履行自己的职责,反而在列强的庇护下欺压百姓,侵占中国百姓的田地,大肆敛财,甚至在他们的庇佑下,中国的教徒也开始横行乡里,激起了大批的民怨。

面对这些情况,朝廷的不作为让忍无可忍的百姓们决定自己解决,于是义和团在各地兴起。

义和团的民众旨在驱除这些外来的传教士,打着扶持清政府的口号,在各地与西洋传教士们发生了不少的冲突,这直接导致了1900年,庚子事变爆发。

庚子事变爆发之后,山东作为率先发起义和团运动的地方,成为敌人重点攻击的对象。

当时的山东战火四起,于是百姓们开始前往东北谋取生路,张宗昌也是这里面的一员。

但是最初来到东北的日子,没有张宗昌想的那么容易。

只靠嘴巴厉害,没有其他本事的张宗昌在东北彻底成为了一个没有家的流浪汉。

因为没有钱,找不到其他正经工作,他走上了歪路,像是小偷、地痞流氓等他都做过。

因为过早的了解到社会的阴暗面,张宗昌别的没学到,但是学会了一个他心里所认为的正确的社会生存法则:坏事做绝。

这也为他后来在山东坏事做尽埋下伏笔。

不满足于只是小打小闹的张宗昌,认为自己现在这样虽然能养活自己,但是没有能够混出头的那一天。

于是野心勃勃的他总是尝试寻找各种能快速往上爬的机会。

当时因为俄国人强行侵入东三省的土地,清政府无力抵抗,与之签订了不平等条约。

条约签订后,俄国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修铁路,张宗昌就被雇佣为劳工。

在这里,他抓住机会跟俄国人学习俄语,或许是他在语言方面确实有天赋,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他就能跟俄国人对话。

聪慧的他被俄国人提拔为小工头,算是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,但是有了正经收入来源的张宗昌并没有过上好日子,反而学会了赌博,经常一天内就输光自己一个月的工资。

“狗肉将军”张宗昌

武昌打响起义第一枪后,张宗昌投靠在胡瑛手下做事,但是在后面的战争中,张宗昌为了获得更多的利益,反手卖了胡瑛,在前线的战争中跟冯国璋投诚,转头杀了自己的同袍陈其美。

虽然做法非常令人不齿,但是张宗昌的这一举动也给他带大了不少的利益。

而张宗昌本人在军事作战上确实没有多大的才能,指挥过的几场战争全部都是惨败,最后辗转到了张作霖的麾下。

凭借着“张长腿”的名号,张宗昌在张作霖手下如鱼得水,他借助张作霖的影响力不断扩张自己的实力,逐渐的在部队里面有了一定的话语权。

等到张作霖反应过来,已经拿张宗昌没有了办法,只能将他打发回山东去当了山东的督军。

重新回到山东的张宗昌已经没有了山东汉子的正直和血性,反而凭借着自己手中的权利在山东肆意横行,鱼肉百姓。

在勾搭上日本人后,张宗昌就连张作霖都不放在了眼里。

他在山东肆无忌惮,公开跟张作霖对着干,自己独立门户,将山东笼罩在他的恐怖统治之下。

张宗昌甚至仗着日本人的支持,成了山东的土皇帝,积极打压爱国人士,制造了“青岛惨案”,让山东百姓“苦其久矣”。

在他统治山东的那数年,烧杀抢掠他是一件不落下,只要是他看得上眼的,无论是地痞流氓还是土匪头子都能得到他的庇佑,对于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,也不管人家何种情况,看上了直接抢回家做姨太太。

山东百姓民不聊生,恨不得喝其血食其肉。

因为他在山东种种禽兽不如做法,山东百姓纷纷骂他是“狗肉将军”,暗指他是不通人性的畜生,也代表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百姓案板上的一块狗肉被百姓吃掉。

同时他还被百姓称为“三不知将军”,就是张宗昌在山东不知道有多少钱,不知道有多少士兵,不知道有多少小妾。

死到临头

1932年,张宗昌收到韩复榘来信,邀请他去济南商量上任剿匪指挥官的事情。

然而等到张宗昌返程时,却在济南津浦车站被人当众枪杀。

凶手自称是为父报仇主动找上了张宗昌,然而当时的将领们心中都明白,这场所谓刺杀戏码背后的主谋,就是主动邀请张宗昌前来的韩复榘。

那么,韩复榘作为一方大将,张宗昌又是他的结义兄弟,二人之间并没有地盘之争,也没有权力支配,为何要安排人去刺杀张宗昌呢?

事情还要从1932年7月的一次聚会说起。

1932年7月,张学良致电华北各地区高级将领和指挥人才到北平参加会议。

韩复榘和张宗昌两人也在受邀之列。

此次受邀前来的各位将领基本都是华北方面的各大军事人才,唯独张宗昌只是因为曾经是张作霖手下,当过山东联军的总司令,靠着资深的辈分参加了此次的会议。

会议很顺利,各位将领们也很谈得来。

在这次会议中,韩复榘和张宗昌在石友三的引荐下,两个人一见如故,恨不能是亲兄弟,因此在大家的建议下义结金兰,成为异性兄弟。

会议结束后,万福麟为韩复榘举行送别宴,请了张宗昌等人作陪。

这一天的六国饭店迎来了生意最兴隆的时刻。

天色刚黑,一群华北地区的高级将领们就互相簇拥着进入了六国饭店二楼。

本来大家都谈笑甚欢,但是到了落座时候,出现了一段插曲。

因为是为韩复榘举办的送行宴会,万福麟安排的时候将他的名片放在了上座的位置上。

看见自己位置的韩复榘犹豫了一下,因为在场的人里面,还有自己刚结义的大哥张宗昌,如果自己做了上位,不知道张宗昌心里会不会生出疙瘩。

没想到的是,就在韩复榘犹豫时刻,张宗昌因为不识字,认不得自己的名片,围着桌子绕了一圈后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摆放着韩复榘名字的上位上。

在大家诧异的目光里,张宗昌还嬉皮笑脸的说:“有点意思,福麟兄弟请客还在桌子上摆这些小纸片干嘛?”

一边说着,一边还将韩复榘的名片丢在了一旁。

此时的韩复榘心里已经开始不悦,他将位置让给张宗昌和张宗昌自己主动占了他的位置,这是不一样的事情,再说,张宗昌还当着众人的面把自己的名片扔到一边,这不就是在众位兄弟们前下他韩复榘的脸面吗。

心里虽然窝火,但是韩复榘也没有当初翻脸,反而还上前笑着对张宗昌说:“效坤兄,你坐错位置了,你的位置在那边,你坐的是我的位置。

韩复榘本以为自己都这么说了,张宗昌能够坐到旁边去。

然而张宗昌就像没听出韩复榘的意思一样,毫不在意的摆摆手:“什么你的位置,我的位置,我先来的,这位置就是我的。

眼看韩复榘面色铁青,万福麟出来打了圆场说张宗昌不识字,兄弟之间就不用这么计较。

韩复榘这才在陪客的位置上落座。

宴席上,张宗昌喝完酒就犯了自己的老毛病:吹嘘。

他得意的对着席上的众人说道:“我的老部下们对我都十分的忠诚,虽然他们如今都分散在山东各个地方,但是只要我一声令下,立马就能召唤出一支军队。

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张宗昌此时吹牛的成分较多,此时的张宗昌已经不是在张作霖手底下那个威风的时候,早就已经是一个空有名头,没有实权的光杆司令,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再去组建一支军队,但是这话听在本就心里有气的韩复榘耳朵里就是明面上的挑衅了。

因为山东如今是韩复榘的地盘,归韩复榘管理。

在他看来,张宗昌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个话,可不就是在说他韩复榘能力不行,在山东的号召力不如张宗昌。

往深了想,张宗昌是不是还想要继续成为山东的土皇帝,跟自己争夺山东地盘呢。

话说回来,如果张宗昌是真的还有这个号召力,那以后肯定会成为自己管理山东的一大障碍。

如此一想,韩复榘再想起刚才张宗昌扔自己的名片的举动,可不就是故意的。

作为一个老将领了,就算不识字,怎么会不知道谁该坐主位。

越往深处想,韩复榘心里越是冒火,此人不除,对自己以后绝对是个大的隐患。

也是由此,韩复榘对张宗昌起了杀心。

估计张宗昌也没想到,自己吹牛的一句话就能让自己丢掉了性命。

回到自己驻地的韩复榘,以剿匪指挥官的位置为诱饵,将张宗昌引诱到了济南。

两个人一见面有说有笑的,无论张宗昌提出什么要求韩复榘都笑眯眯的答应了。

等到事情谈妥,张宗昌启程回去,却被早就埋伏在这里的郑继承连续打了七枪。

身中数枪的张宗昌当场断气身亡。

事后,郑继承却被认为是英雄无罪释放。

山东百姓恨之入骨的张宗昌死后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来为他收尸,这可能就是上天对他坏事做尽的报应。

相关文章

b站:逝者账号列为纪念账号
自古帝王爱美人!但是这个皇帝却在好色上面标新立异!
恭亲王奕訢能够扳倒肃顺 恭亲王奕訢为何不一起干掉慈禧
宁静被爸爸教扇子舞 宁爸爸更像宁静的哥哥
忽必烈南征,南宋皇帝想跑,却怕老婆被掳走而留下!
崇祯如果采取手段收税的话 明朝最后还会灭亡吗